文史  >   社会  >  正文

雪中的城市蛙人:下水的那一刻仿佛掉进了冰河里,冷得刻骨铭心

评论


今晨6点,城市还笼罩在昏暗和大雪中,城市蛙人倪汉成已经上路了。

车里开着空调,暖洋洋的,倪汉成睁大惺忪的眼睛,吐了一大口气,热气散落在车窗上形成一大片雾,车窗外层,经过整夜的凛冽,已经积起冰粒子。

对于倪汉成来说,这辆载货载人两用车再也熟悉不过了,每次出车,他和他团队的四五位同事都坐这辆车,车上装着他的潜水服、铅饼,还有铁桶、保险绳等干活用具。

车行大概30分钟后,到达工作地,闵行区的白樟路上,车停稳后车门刚开,一股寒气夺门而入,倪汉成倒吸了口冷气,情不自禁地说“今天真冷啊!”




凌晨四点左右,上海闵捷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接到居民投诉说自家抽水马桶倒灌。

五点多,巡查人员查到了马桶倒灌的原因,原来是白樟路某段地下污水管道堵了。

于是,还在睡梦中的倪汉成那波人就被从热被窝里拖了出来。

“居民的呼声就是命令,如果不及时疏通,等天一亮,成百上千户居民集中用水后后果就不堪设想了。”倪汉成话说得很平静,对于疏通污水管道的活他已经司空见惯了。只要接到命令,就可立即出动,“我们是没有部队编制的战士,只要有地下污水管道堵塞消息,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赶赴现场。”

室外气温降至零度左右,倪汉成在车上加了件棉袄,他深知,只要室外气温降至零度及以下,进入下水道后就会要命的冷,而想在最短时间里疏通管道,唯一的办法就是保暖,而保暖只能加衣。

不过即便加了衣服,倪汉成在水下能够坚持多久还是个未知数,为了防万一,公司加派了蛙人郭道宏,以便在需要时轮换下水作业。

下车后,倪汉成按照要求,穿着好10斤重的潜水服、戴上氧气面罩,套着50斤重的铅饼,身上系着保险绳。




按照此次工作团队负责人(称为大师傅)的说法,保险绳有两个作用,一是下水后起到保险作用,另外一个是蛙人下水后,遇到意外可以通过绳子发出求救信号。

今天倪汉成与大师傅约定的求救信号是拉两下绳子,如果大师傅接到这样的信号,就必须保证让倪汉成在30秒至1分钟内出水。

简短的交代之后,倪汉成顺着梯子慢慢进入5米左右深的污水井,大师傅则在地面上密切关注水下蛙人的一举一动。

刚进入的几分钟还好。第一桶淤泥大概是在倪汉成进入污水井后5分钟被在地面的小工拉上来的,接着第二桶、第三桶淤泥被打捞了上来。




事出倪汉成他们所料,等到第五桶淤泥被拉上来后,密切关注保险绳的大师傅发现保险绳被重重拉了两下,大师傅大声喊了起来“倪汉成吃不消了,快准备、快准备,让他出水。”随着大师傅的呼喊声,现场开始忙乱起来,1分钟之后,倪汉成被“冷冻”出水了。



标签
蛙人
城市
倪汉成
潜水服
四点

相关推荐
热图聚焦
精彩视频
热门推荐

注: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文史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文史致力于资讯传播,希望建立合作关系。若有任何不当请联系我们,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邮箱:7525720@qq.comt

联系我们|crich.org.cn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72189号-2